霍珏能够跟在霍长兴这样级别的大佬身边当管家,能力自然是非凡的。

                                                                                                                                                                                                                                别的不说,只冷静一点就远超常人。

                                                                                                                                                                                                                                但此刻却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十分的紧张,额头上渗出的全都是大的汗珠。

                                                                                                                                                                                                                                显然,这事儿不??!

                                                                                                                                                                                                                                他脸色苍白的深吸了口气,最终咬牙地说出了那两个字:“死啦!”

                                                                                                                                                                                                                                什么!

                                                                                                                                                                                                                                霍长兴只觉得脑海中又是一阵霹雳,差点没坐稳。

                                                                                                                                                                                                                                他之所以敢放任霍星云一直在外自行裁决事情,就是相信南山霍家的影响力。

                                                                                                                                                                                                                                不管事情闹到哪一地步,有霍家的名头在。

                                                                                                                                                                                                                                霍星云决不会有事。

                                                                                                                                                                                                                                所以在听到霍珏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才会感到那么的震惊。

                                                                                                                                                                                                                                哪怕已经听到,霍长兴还是难以置信:“不,绝不可能,星云是我霍家世子,谁敢杀他?谁?”

                                                                                                                                                                                                                                “叶阳!”

                                                                                                                                                                                                                                “胡说八道!”霍长兴此刻哪儿还有半分冷静,怒斥道:“江宁那边不是传出消息叶阳已经被杀手伏击遭受了重伤,这种情况焉能伤了我儿?”

                                                                                                                                                                                                                                霍长兴绝非对儿子盲目自信,而是太了解自己的儿子。

                                                                                                                                                                                                                                虽然自负,但真有本事。

                                                                                                                                                                                                                                况且脑子也好使。

                                                                                                                                                                                                                                叶阳就算真的是一个盖世奇才,这种状况下又怎斗得过自己儿子?

                                                                                                                                                                                                                                霍珏默默叹息:“爷,我也不愿相信,但霍权已经带走了公子的尸身,他们正在回到南山的途中?!?br/>
                                                                                                                                                                                                                                霍长兴整个身子都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这个在南境叱咤风云的人物,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遇到此事本该无比愤怒的他,却只有无尽的哀伤。

                                                                                                                                                                                                                                就像是在瞬间被掏空了灵魂一般,变得冷漠空洞。

                                                                                                                                                                                                                                霍珏知道这是在面临巨大打击之时的正常反应,哪怕是霍家家主这样的身份,丧子之痛也是无法承受的。

                                                                                                                                                                                                                                书房里静的让人胆战心惊,霍珏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

                                                                                                                                                                                                                                终于,他似乎无法忍受这种沉闷。

                                                                                                                                                                                                                                霍珏攥拳咬牙道:“爷,我现在就带齐人手前往江宁,势要把叶阳那小子给碎尸万段!”

                                                                                                                                                                                                                                霍长兴瞥了他一眼,语气竟又变得无比平淡,喃喃道:“霍珏,你说我是不是人在高位太久,看所有人都在用一种俯视的眼光?”

                                                                                                                                                                                                                                霍珏一愣,不解道:“爷,何以这么说?”

                                                                                                                                                                                                                                霍长兴面目凄凉:“若非如此,我怎能没看出这叶阳居然是个狠角色,他连我霍长兴的儿子都敢杀,这是已经做好跟我霍家开战的准备了?!?br/>
                                                                                                                                                                                                                                开战!

                                                                                                                                                                                                                                霍珏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他叶阳不过一个无名小卒,安敢如此?”

                                                                                                                                                                                                                                无名小卒?

                                                                                                                                                                                                                                霍长兴沉声道:“到此刻为之你觉得叶阳还能是个无名小卒?先败霍无寿,连挫星云,在被贪狼袭杀造成重创的情况下还能杀了星云,这绝不是一个无名小卒能做到的事情,换句话说,整个江宁,我不相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

                                                                                                                                                                                                                                霍珏沉吟片刻,久久无语。

                                                                                                                                                                                                                                其实霍长兴这话看似在说他自己,其实何尝不是在敲打所有的霍家人。

                                                                                                                                                                                                                                谁又真的曾把叶阳看做真正的敌人。

                                                                                                                                                                                                                                www.aj083.xyz
                                                                                                                                                                                                                                LUTUBE在线观看入口 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 云缨用枪躁自己 女主到处啪的快穿 国模超大尺度私拍 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 XL上司第2季未增删带翻译 彩虹男孩GARYMBA入口 老师好涨水快流出来了说说 撑起伽罗的腿疯狂输入的视频网站 99re6在线视频精品免费 八重神子掀开自己的副乳视频 打扑克两人剧烈运动视频 打扑克两人剧烈运动视频 永沢まおみ 小莹的性荡生活40章 可以差差差的视频无掩盖 体育院校大猛攻C视频 YP193.COC永不失联免费 空难后的一男六女 北条麻妃下载 5g免费影院 女主到处啪的快穿 他的手探到我的衣服里作文 山村同性猛男的粗硬巨大 78MAP视频1 双指探洞HIGH到飞起 云缨用枪躁自己 娇妻与公全集 YP193.COC永不失联免费 S货是不是想挨C叫大 美女露100%双奶头无遮挡免费 云缨用自己的枪躁自己 日本无人区1码2码区别 3d肉蒲团蓝燕 撑起伽罗的腿疯狂输出的视频 娇妻与公全集 北北北砂禁满天堂 S货是不是想挨C叫大 永沢まおみ 娇妻与公全集 房奴试爱开头一直叫不盖被子 腿再张大一点就可以吃到扇贝了 坐公交车弄了2个小时视频怎么办 京香茱莉亚 撑起伽罗的腿疯狂输入的视频网站 冰块和棉签弄出牛奶(黄)视频 大鸡巴图 彩虹男GARY视频2023入口 肉蒲团小说在线阅读